给我一个家


发布时间:2015-12-08   |  浏览次数 :     

 


孤儿大学生是社会上一个弱势群体,他们不仅生活上困难,而且缺少父母的关爱,在成长的道路上缺少依靠和保障。江苏大学从2005年开始,就开展了“给我一个家”的活动,至今已经八年,每学年开学初,校学工处统计好一年级新生中的孤儿的名单送到关工委。关工委把这些孤儿和离退休老同志的家庭结成对子。初步实现了使孤儿大学生不孤,让弱势群体不弱的预期目标,为孤儿大学生撑起一片天。

与孤儿大学生结对的家庭,每月请他们来家1~2次,主要和他们交谈学习、生活以及班级多方面情况,鼓励他们好好学习,要有目标,多和同学交流,积极参加班级活动,同时在家中用餐,谈谈笑笑融合在一起。这样一方面能及时了解他们的思想动态,认真细致及时得做好思想工作,另一方面积极帮助他们解决经济上的困难,妥善安排好生活,为他们解除后顾之忧。根据孤儿大学生的具体情况,有的经济非常困难,有的相对好些,我们不少结对家庭除了学校每月给孤儿200元(从12年开始每月300元)补贴外,老师们还另外给他们一定的补贴。孤儿大学生一般比较内向、孤僻,我们老同志用亲情和爱心感化他们,使他们健康茁壮成长。时间一长,他们一进家门就叫爷爷奶奶,家中马上活跃起来,也给结对家庭带来欢乐和生气。

不少孤儿大学生由于从小缺少父母的关心和爱护,性格比较内向或者孤僻。老教师们用爱心、亲情感化了这一块块“顽石”,使他们健康茁壮地成长。刘春涛的妈妈在她初中时车祸去世,爸爸不能接受这个现实,性格变得越来越抑郁,话也越来越少。有一天宿舍阿姨喊她接电话,电话中读研究生的姐姐告诉她,爸爸选择了自杀,已经永远地离开了她们。在无比的悲痛中,刘春涛还是考上 了江苏大学,在学校中她非常用功,学习成绩非常好,每年都拿到奖学金。丁玲和赵文华老师给了她许多温暖,从各方面激励她,帮助她。在她的生活中,她不再因为没有父母的爱而孤单,在她生活的每一天,也不再因为孤单而觉得缺少灿烂的阳光。最后毕业的一年,刘春涛全身心投入复习,带着丁玲老师和赵文华老师的无限期望,她考上了上海大学的研究生,并且是硕博连读。

快要毕业了,江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工商0401班的马孝顺心里充满了依恋:言传身教的老师,朝夕相处的同学,校园里的一草一木……然而,最让他眷恋和割舍不下的三年来给予了他亲情和关爱的“家”里的“爷爷”“奶奶”。

小马是一名孤儿,来自湘西农村,年幼时父亲去世,母亲改嫁,早已记不清“家”的滋味了。然而,来到江苏大学久违了的家庭温暖不期而至。

来自吉林长春的孤女李雪梅,父母早年相继去世,多年来在孤儿院、孤儿学校度日。去年9月,当她愁容满面地只身前来报到时,在新生接待现场就受到了学校有关方面的关注,不仅免去了她5800元的学费和住宿费,而且第二天就给她物色了一个“家”。结对资助她的杜玉清奶奶风趣地告诉记者,雪梅来了后,他们家就成了个“多民族的大家庭”;老伴是满族,雪梅是朝鲜族,她和媳妇、女婿是汉族,一家3个民族15口人!她一再嘱咐雪梅,要常回家看看,“生活的事跟奶奶说说,学习的事跟爷爷谈谈”。

来自山东聊城的雷玉滨父母双亡,兄妹三人相依为命。他的“奶奶”彭玉莺教授还记得,小雷第一次来他家时神情悲苦,沉默寡言,“几乎都没有办法交流”,未来能够了解他的情况,彭老师只得将想要询问的话题列在一张纸上,让他挨个回答。几年来,学计算机通讯专业的小雷学习成绩突飞猛进,以高分考取 了全班第一个网络工程师,而且性格也变得开朗了,“兼职向变了一个人一样:。化学教育专业的赵赛雷大一时有6门课程不及格,自暴自弃,一度有过退学的念头。“家”里的“爷爷”孙正和和他的老伴“对症下药”,想方设法慢慢把他拉了回来。

看到孩子们变化了、进步了,老人们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。的确,老人们在无私地付出着他们的赤忱的同时,也收获着一份份温暖、一份份欢欣。

 “给我一个家”活动至今已经8年,已毕业孤儿大学生19人,在校孤儿大学生四个年级共27人。已毕业的孤儿大学生中有的考取了研究生,有的是中共党员,其他的也都圆满完成了大学的学业,以积极饱满的热情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去,纵然已经毕业,还经常和爷爷奶奶保持联系,汇报自己的工作情况。有的结婚还来电话请爷爷奶奶参加,许多动人例子在报纸上登载,以及我校编著的“高校关工委工作实践与探索”一书中也刊载了不少例子,本文就不一一举例了。

“给我一个家”活动是一个影响重大,意义深远的活动,这样活动的开展在学校中引起了剧烈的反响,广大离退休老同志积极要求参加该项活动。该项活动被认为献爱心和善心的举动,是促进校园和谐的好举措。

2015@版权所有 地址:江苏省镇江市学府路301号   邮编:212013   

江苏大学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